搜索

飘泊在江边上的那个家

2018-11-02 14:43:39作者:芸杉

那天之后,我一直还在挂念那两个小孩,也在挂念那个漂泊在江边上的家。但随着时间的老去,我也慢慢淡去了这份牵挂,直到今天才记起。待我走下去想看看那个家时,里面已经没有了人,船门锁着,大概他们都出去了吧。

79.jpg

这几天武汉下起了毛毛雨,也带来了许多的寒意,夹杂着风,阴冷的很。路边的行人很稀少。

在这样的一个下午,我漫无目的地又来到了江边。我又见到了那所漂泊的家,不,严格来说是停靠在江边上的那条船,一条只有十来见方的有些破旧的船。

谁曾想到在这样的破旧的木板船里还有人把它当个家来居住的,当时没亲眼所见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住在旁边的人用来打捞捕鱼的一种水上交通工具而已。

但是错了,这样船里竟是一家四口人的容身之所。是在这船里曾住着一家四口人,两个大人带着其中的一个约十岁的小女孩靠着捡破烂为生,另一个稍小点的男孩子听说还在上学。

我是今年6.1儿童节开始注意到这么一家人的。

那时江边的风不是很大,尽管有着火热的太阳,但丝毫感觉不到闷热,不时有些阵阵的凉风袭来,似乎能生活在这里是无比快乐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是听一个朋友说起这个家的,准确地说是先说起这个家庭中的那个还在上学的小男孩。于是我们在6.1儿童节那天去看望了这个小男孩,一个有九岁却还只上一年级的男孩。

说明了我们的来意后,他们一家人起初是不敢相信,接着很友好的招待起我们来了。

那天,我们到了船上,看见一个小男孩个子矮矮小小的,搬着个板凳坐在船板上写起了作业,姐姐穿着一件乌乌的花裙子,头发很凌散的耷拉在脸上,我带来漂亮的小花熊玩具还有一件新漂亮的衣服,帮女孩穿戴好,还跟女孩扎起了头发。

原来女孩的母亲有着轻微的精神分裂症,以前在家做姑娘的时候受过坏人的欺凌,后来精神受到创伤,因为在家没有及时就医。嫁到孩子父亲时,孩子的父亲也给她看过,一直也在吃药控制。随着年龄慢慢增大,病情也没有得到大的缓解。这个家基本上就靠着小女孩的父亲支撑起来。

他们是汉川人,乡下的家里已没有亲人,他们很早就离乡背井地一直在武汉的江滩上靠着捡破烂讨生活,因为租不起房子,只能住在别人遗弃的破木板船里。过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生活。

船飘浮在江边,一陈浪打来,船经常飘浮不定。人在里面就像个摇篮,行走不方便,吃喝拉撒在这样的一个船上,可想而知,生活是多么不便与煎熬。

小木船的家陈设很简单,没有什么家具,就只有几个凳子跟一个小木床,男人基本在船上是打地铺睡觉,床就留给妻子跟孩子。

那天,我们满足了那两个孩子各自的愿望:给那个稍大点的小女孩买了部Radio,她说,在寂寞的时候她很喜欢听广播,听电台里面的声音。

那个小男孩子是我们此行的重点,但他只说,能帮助缴一年不足一百元的学杂费就足够了,他不想父母和姐姐那样的辛苦,一百元可以让他们休息几天,他们实在太累了,太苦了。

看得出来,那天两个小孩很高兴。话语也很多,小男孩还跟我人讲起了他的理想,他说长大以后,他想当个医生,能把母亲的病治好,能救好多好多像母亲这样的人,并且以后能有很大的房子住,把父亲母亲接在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

那天之后,我一直还在挂念那两个小孩,也在挂念那个漂泊在江边上的家。但随着时间的老去,我也慢慢淡去了这份牵挂,直到今天才记起。待我走下去想看看那个家时,里面已经没有了人,船门锁着,大概他们都出去了吧。

但在这样一个风雨交加的寒天里,我又不觉得有些担心他们的生活起来了。

来源:主妇网 编辑:大甘

相关阅读

编辑推荐

猜你喜欢

© 2007-2018 izhufu.net.,INC. 赣ICP备16010882号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Top
Top